当前位置: 时代头条 > 正文

毕业季 创业记

毕业季 创业记本报记者 杨楠 见习记者 杨守玲 吴琼报道

7月,又到一年毕业季,伴随着毕业季同时到来的还有就业季。如果说毕业季是忧伤的,那么就业季是让人焦虑的。749万——这是2015年全国高校毕业生数量,今年又被称为应届毕业生“史上最难就业年”,不少同学感叹,毕业真的就是失业。

好在有了创业这一新出路。1%——这是目前我国大学毕业生创业的大致比例。当“青春”、“创新”这样鲜活的词语相互碰撞,火光四射,大学生创业先锋们坚持着“‘理想’和‘未来’实在不能‘圈养’”的信仰奋力一搏。

探路者:

找到好的商业模式才会往下走

只要不下雨,重庆邮电大学校门外就一定能看到一个年轻人和他的书摊。一般会在下午6点出摊,晚上10点以后收摊。这名年轻人名叫张凯哲,23岁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看上去文质彬彬,是重庆邮电大学信息与计算科学专业2014级的毕业生。毕业一年了,张凯哲一直在学校外面摆地摊卖书。他有一个外号,叫做“卖书哥”。

张凯哲告诉记者,他的书摊最初只有1米多长,摆放着二三十本畅销书,后来书摊也越摆越长,现在3米长的书摊上一般要摆放近百本书,并且他已经成立了一个半公益的小书屋,以后他想开真正的书吧。

有人说摆摊不是创业,但张凯哲的一定是。他并不是那种简单意义上的摆摊,而是想把图书从传统的零售业做成现代化、个性化的服务业。“我认为这种经营模式的核心在于我是一个人,大家找我看书买书是在和一个人打交道。传统意义上的书店一般只提供一个环境场所,没有人管你买什么看什么;网店则只是一个机器系统,而我能辅助大家选择最好的、最适合的,这是最重要的。”

张凯哲是一个从小就很喜欢看书的人,同时也是一个乐于分享读书收获的人。“让更多的人看到更多的书。”是他的创业初衷。正式这份对读书的热爱,让他走上了这条与书为伴的创业路。

创业至今,张凯哲最引以为豪的事就是他所做的事对于周边的人的影响。消费者在他这里方便快捷地买到价格适中的书。更关键的是在他的影响下,这些人看了更多的书,提高了看书的整体水平,也买到了更加经典权威的书籍版本。

作为一名大学生创业者,“卖书哥”也有过困难。他说,他遇到的两个做大的困难就是:一是很多人不读书,这个市场需要他不断想出一些活动办法去带动,所以有时候他会做一些公益阅读活动。二是资金不够多,虽然不开店,但是想要有更多种类的现货图书,资金还是有压力的,目前的资金有的是自己向朋友借的,也有别人小额入股的。

说到资金问题,发生在“卖书哥”身上的还有一件特别的事,就是他拒绝了别人投资40万帮他开书店的做法。因为接受这笔投资的代价是,张凯哲可能需要放弃他对于书店的很多想法,并且他现在还没有有系统的方案能够落地。他说,他还在精心筹划面向大学生的商业模式,在有可行靠谱的方案之后才能问心无愧地接受投资人的投资。

因为如今不看书的人太多了,销量很低的时候,张凯哲也会感到失望甚至绝望。对于创业的结果,他并没有过多的想过,“其实也没有刻意计划什么过程,只是想做一件事情,根据当下的条件采用了合适的方式来经营,并慢慢地改进”。

前行者:

创业很复杂不要想得过于简单

如果说张凯哲的创业之路才刚刚起步,“小面哥”王琪瑜的创业无论从时间还是规模上都要更像样一些。这不是他的第一次创业,是第二次。在创业的路上,他走过弯路,但是也收获和学习了很多。

王琪瑜是重庆邮电大学自动化学院大四学生,在毕业季,同学们正在费心找工作时,他已经创业有一段时间了,并且已在校园双选会上摆出展位,招聘人才。

由于爱吃小面,所以他从中发现商机,研发出一套小面专用洗碗设备,业务已覆盖重庆200多家小面馆和南岸部分高校食堂。说到起初做洗碗机的原因,他说,因为自己爱吃小面,可每次看见店里都是靠人工洗碗,感觉成本高还洗不干净。王琪瑜意识到这是一个商机,便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开始筹划设计。现如今社会分工越来越明细,他要把洗碗与传统行业剥离开来,改变传统行业的产能,将成本控制到传统水平以下。他认为他在创造一个行业,并且完全替代一个行业。

刚把洗碗机研发成功,王琪瑜又开始研制小面作料机。他说,做小面调料机是为了做重庆小面的标准化。虽然重庆小面千店千面,但是作为文化的搭载媒介,如果想要对外传播,小面必须拥有一个内部的标准,通过这个机器,可以制定不同类型的小面味道,不同辣度等。

无论是洗碗机还是作料机项目的发明和创业,王琪瑜告诉记者,目的都是“为这个社会做一点改变”。

王琪瑜有过一次不怎么成功的创业经历,对于失败的故事他不愿多说,但是他告诉记者,失败的经历让自己学会了很多,大学生创业应该具备三个基本素质——坚持、不期待暴富、不贪婪。

在王琪瑜看来,创业的经历使得他的人生更加完整,回忆有美好,也有不美好。艰辛时候的难过,成功时候的满足。对于有创业想法的学弟学妹们,他想说,创业不只是一个想法,不是拥有一个特质或者一个项目就能做好创业的,还有很多因素需要考量,多个因素形成合力再经历繁复的程序,你的梦想才可能启动直至成功。大家可以拥有梦想,但是不要想得过于简单。

坚守者:

只有走在这条路上才知道会有多少质疑

创业大军中,除了毕业于国内院校的大学生,更有“海归”。陈珍妮就是这样的一位“海归”大学生创业者。把西方酒文化带进中国,是她创业的初衷。

2010年,陈珍妮只身前往英国留学,学习管理专业,在抵达目的地的三个星期之后,她找到了第一份兼职工作,在五星级酒店做侍酒服务员。这对她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她对葡萄酒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还考了IWG国际侍酒师资格证,平时也养成了经常饮用葡萄酒的习惯。

小时候陈珍妮就非常不喜欢中国的一些不良的酒文化,尤其讨厌劝酒和满杯饮酒等习俗,认为这种饮酒方式很粗暴。留学回国后再次见证了国人的饮酒方式,这坚定了陈珍妮想要把葡萄酒的价值跟文化带回中国的想法。

去年12月,带着自己打工赚来的20多万元,陈珍妮决定回杭州,跟朋友合作开始了樽肆葡萄酒服务体验的创业之路。当初之所以选择杭州进行创业,一方面因为自己在杭州长大,更重要的则是看中了杭州的创业环境。

作为一名90后CEO,陈珍妮创业过程中也遇到了很多困难。由于现在做的是葡萄酒的服务和体验,希望为更多的人营造更美好的饮酒环境,也希望让更多的人享受饮酒的过程。这是在传播一种葡萄酒的文化,但是在中国这方面的市场需求并不大,所以她需要得到更多的认可。

为了让更多人接纳和喜欢樽肆,她尽可能创新,推动葡萄酒行业转型,而不是固守传统的销售模式。樽肆会以各种活动为契机,与Uber等跨界合作,主办各种主题酒会,逐渐吸引普通消费者了解葡萄酒,爱上葡萄酒。为客户带来高性价比,高保障性酒款。历时半年打造的订酒APP刚刚上线,是杭州首款针对葡萄酒订购及一条龙服务的APP。

陈珍妮说,创业这条路必然是非常孤独与艰难的,只有走在这条路上的人才知道会被多少人质疑,以及要面临的挑战。如果真的要开始创业,就一定要做好“被世间不断摧残”的心理准备。一段时间的创业经历之后,她更建议想创业的大学毕业生先工作两年,积累一定的经验后再进行创业。

她认为,在创业的过程中对她个人而言,收获非常大,自己在创业过程中变得更加笃定,不会像之前那样犹豫,过去的犹豫使自己浪费了很多的时间及资源。同时,创业也使自己变得更加坚强,没有太多的负面情绪,可以以一个很正面的形象去面对他人。

对于自己目前所做的红酒项目,陈珍妮还是很有信心和动力的,她表示,目前为止不会放弃红酒行业,但对于这个项目日后的处理方式,可能要看时机。未来可能会做葡萄酒之旅,也希望可以做一个大型的葡萄酒体验馆,关于葡萄酒服务这方面可能会逐渐淡化些。

“卖书哥”“小面哥”“红酒姐”只是大学生创业大军中的几个例子,专业的知识储备是他们最大的优势。无论是“卖书哥”“小面哥”还是“红酒姐”,他们都具有较高层次的知识,可以说大学生创业者是一个知识、智力和活力都相对密集的群体,他们享受了专业领域的分工,具有较强的专业能力。

拥有足够的活力是他们最天然的资本。这些大学生创业者刚刚进入社会,身上散发着年轻和活力,勇于拼搏,无太重负担,具有较强的社会适应能力等特质;自信心较强,对自己认准的事物会有激情去体验。既然热爱就大胆尝试,无论是张凯哲、王琪瑜还是陈珍妮,他们所做的都是他们所喜欢的,感兴趣的,有激情的创业项目。90后一代,他们个性十足,做自己想做的,不委屈自己的内心。

但正如陈珍妮所说的,社会经验少是他们的绝对劣势。由于没有经过社会的洗礼,大学生创业者在心智和品格上还不够成熟,人文素养也有所欠缺,抗打击能力不强,对很多人而言,贸然创业并非明智的选择。同时,经济不独立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。虽说现在国家对大学生自主创业大力提倡,并出台了很多优惠政策,但不得不承认,大学生创业者的资金仍然相当拮据。

成功者如王琪瑜,纵使他现在企业风声水起,一切迈入正轨,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承认,创业确实使他的学业略有荒废;探路者如张凯哲,精心谋划自己的经营模式,却每每因为资金的缺乏而痛心。

在刚刚走出校园迈入社会的阶段,就敢于通过自主创业的方式去迎接这个社会的纷繁复杂,这些大学生创业者是勇敢的,值得敬佩的。但创业不是一时兴起,也不是任性而为之,要看到最美的风景,就要克服重重的困难。为毕业季里选择创业的大学生们点赞,不管结局如何,这都是他们最美的年华中经历的最酷的一段旅程。


订阅:微信号chuangshidai_cien(或查找公众号“创时代特刊”)

微博:@中国产经新闻

投稿:cien2015@163.com

最新文章
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