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在表现中国传统元素时,工笔画以精谨细腻的笔法描绘景和物的表现方式最为常见。唐代花鸟画杰出代表边鸾能画出禽鸟活跃之态、花卉芳艳之色。

水彩画则属于西方绘画范畴,在传入中国的百余年中,无论是技法,还是审美情感,蕴含韵味,精神内涵,作品风格等,无不打上鲜明的中国烙印,凸现出中国化,本土化,即融合了鲜明的中国元素。中国元素的内容不仅仅指水彩技法、笔触,以及构图、形象、色调、韵味、神韵等,还应包含作者们的创作思想,即所特有的美学思想。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青花瓷

新西兰画家Mango Frooty 1986年毕业于奥塔哥的训练学校陶瓷专业,毕业之后对油画和水彩画产生浓厚兴趣,用心研究色彩与激情的关系。

主要技法为水彩湿画法,水色渗透、晕化、淋漓可以使色彩获得十分自然、柔和、滋润的效果,所描绘的青花瓷、景泰蓝充分体现出透明、流畅的特点。比起工笔画描绘的中国瓷器更加自然、富有质感。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花卉

花卉植物也是 Frooty擅长表现的一种题材,工笔画技巧融合水彩颜料的透明、洁净和流畅等特点并加以渲染,融合中式工笔画的意境和西式水彩画的韵味,效果独一无二,带有强烈个人色彩。其作品在夏威夷、新西兰、欧洲等广受欢迎。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当西式水彩画技法遇上青花瓷

FUNN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