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时代头条 > 正文

它才不是《甄嬛传》平替

《金枝欲孽》突然上了热搜。

原来是佘诗曼上网冲浪,发现有人讨论《金枝欲孽》的片头运镜,便现身说法,发了微博解析其中奥秘。

看到这个严肃的镜头背后竟有如此趣事,大家欢笑之余,也难免感慨起来。

有网友成了很多人的嘴替:

" 以前的电视剧虽然特效没现在厉害,但是都好会动脑筋,靠的都是演技剧情,照样好看耐看。"

佘诗曼也专门回复了这条评论,她还不忘夸赞《金枝欲孽》的监制戚其义。

十八年过去,佘诗曼和戚其义都已经离开 TVB 北上揾食,但他们在 TVB 合作过的那些经典,仍为广大观众所津津乐道。

戚其义是 TVB 的金牌监制,早年间以 " 天地三部曲 " 闻名于世,《天地男儿》、《天地豪情》、《创世纪》这三部剧就足以奠定他在 TVB 的地位。他与佘诗曼的合作始于《金枝欲孽》,之后还又合作过《火舞黄沙》和《天与地》,这三部戏,部部精彩,《火舞黄沙》冷门一些,《天与地》略显禁忌,知名度最高的显然就是十八年前的这部《金枝欲孽》了。

《金枝欲孽》是宫斗剧。

戚其义恐怕不会想到,到了今时今日,宫斗剧仍有着广大受众,且始终呈现出供不应求的趋势。

拿《甄嬛传》来说,热度依然不减当年,无数观众看了又看,看过太多遍之后,只能想方设法寻找平替。

有人推荐《苍穹之昴》,有人想到《金枝欲孽》。

我在此倒没有强给《甄嬛传》和《金枝欲孽》分个高下的意思,但有一说一,把《金枝欲孽》说成是《甄嬛传》的平替,《甄嬛传》恐怕当不起。毕竟《金枝欲孽》在前,《甄嬛传》在后,爸爸总没有给儿子做替身的道理。

但这些都无关紧要。两部戏都是难得的佳作,能被无数观众在多年来反复重温,靠的都是剧集本身质量过硬。

如果用一句话评价这两部剧,我可能会这样说:

《甄嬛传》是更好的宫斗剧,《金枝欲孽》是更好的剧。

换而言之,《金枝欲孽》虽然拍的是宫斗,但并没有把故事重心放在宫斗之上。

而这也是《金枝欲孽》不可超越的地方。

自《金枝欲孽》之后,无数宫斗剧如雨后春笋般出现,都试图依样画葫芦,制造出一个个山寨如妃山寨皇后,连太监太医的角色都想要一一复制粘贴,但都是得其形而失其魂,没有一个能拍出《金枝欲孽》的神韵。

原因很简单,大多数的宫斗剧追求的是一个爽字,拍的是女主角在宫中升级打怪,斗来斗去,为的是争夺宠爱,攫取权力。

《金枝欲孽》则不然。《金枝欲孽》里的角色,也争也斗,但都是被命运裹挟着挣扎求生,没有人能掌控棋局,所有人都是棋子,每个人都处在 " 想得而不可得 " 的状态之中,深宫内苑对这部戏的角色来说,不是争斗的战场,更不是展示的平台,而是无法逃脱的牢笼。

宿命感贯穿全剧,悲凉的底色始终都能被观众看到。

这样拍宫斗,自然是棋高一着。

没有升级打怪的玛丽苏大女主,也是因为《金枝欲孽》本就是群像叙事,有四位女主在剧中出现,而这四位女主,时至今日再看,也依然都称得上是一等一的好角色。

我所说的好角色,意为有足够复杂度的角色,或者说,是有充足解读空间的角色。

我们会与这些角色共情,对这些角色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复杂情绪,多年后再想起他们,又可能会产生新的感受与思考,这样的角色才是好角色。

《金枝欲孽》里的四大女主,没有谁是绝对意义上的恶人,更没有谁是绝对意义上的好人,她们可以毒如蛇蝎,也都有善良柔弱的一面。

尔淳做过太多坏事,但观众明白,尔淳对姐妹有情,对义父有义,虽然后来因妒生恨,却多少也让人恨不起来。

玉莹的心思手段都阴毒到了极点,一开始的隐忍装傻更衬出她的城府之深,令人胆寒,但她对母亲的孝顺观众看在眼里,对孙白杨的情感也可歌可泣,看到最后,观众还是会原谅她做过的一切,忍不住为她落泪。

安茜的命运更是引人唏嘘,她是一开始就看透了一切的人,别人想进宫,想往上爬,她只想离开皇后回到家里,她左右逢源,与人为善,为的只是安稳度日,并没有争权夺利的念头,但人的处境会变化,心态也会变化,她最终被裹挟进了局中,也就无法幸免。

如妃也是再精彩不过的角色。一开始她的嚣张跋扈和阴狠毒辣,与她后来的柔情似水形成鲜明对比,这个女人霸气坚硬,却因为爱情而产生了柔软的一面,怎能不让人叹惋。

毫无疑问,剧中的四个女主角,都是悲剧角色,而她们的悲剧命运在全剧一开始就已经注定,身在深宫,不入局也是入局,不想斗也会被人斗,她们只是皇权的附庸,是腐朽制度的殉葬品罢了。

我常看到有人吐槽《金枝欲孽》中的皇帝,嫌他又老又丑,像是个再普通不过的龙套角色。

在我看来,把皇帝一角安排成小配角且设计成平平无奇的糟老头子,正是戚其义和编剧周旭明的最大妙笔。

宫斗剧少不了爱情,大多数宫斗剧,都会让妃子们围绕着皇帝争宠,常会给人一种假象,他们争夺的不是权力,而是爱情。

皇帝请了相貌帅气的男演员来演,就会让观众产生错觉。

于是,便有观众在看宫斗剧也会不自觉地代入,想要与帅哥皇帝谈一场甜甜的恋爱,宫斗什么的,都只是调味品罢了。

事实是,大多数皇帝恐怕都不是帅哥,大多数妃嫔包括皇后和皇帝恐怕都没有什么真爱可言。

皇帝要的是生儿育女的机器,妃嫔们要的是安身立命的资本。

拍宫斗剧,把皇帝拍得平平无奇,就更有了符号感,看着一群如花似玉的大美女争夺这样一个糟老头子,才更有了荒诞感,让观众觉得违和,才是创作者的本意,不忍直视,就对了。

如果在《金枝欲孽》里演皇帝的是古天乐或是郑少秋,这种强烈的悲凉感都会不复存在了。

《金枝欲孽》把皇帝变成了符号,便把爱情线放在了其他人身上。

有太医和妃子产生情感,有太监和宫女产生情感,说白了这各种各样的情感,对应的都是两个字,不伦。

剧中的每一段感情线,都应了陈世骧先生评价《天龙八部》的那句名言,有情皆孽,无人不冤。

人人都是求而不得的。尔淳想得到孙白杨的爱,孙白杨却钟情于玉莹,她从因爱生妒到因妒生恨,再到想要成全孙白杨和玉莹,这样的变化让人看得心痛,只能感慨一句孽缘。

玉莹和孙白杨之间的情感同样如此。玉莹知道孙白杨对自己的深情,生性自私的她本想借此以毒计除掉竞争对手,却没想到在关键时刻被孙白杨无畏的痴情所打动,最终选择放弃一切,抛开争斗,以身殉情。

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小禄子。

这个温柔正气的太监,一开始是我最欣赏的角色之一,他对安茜大哥哥般的关怀与照顾,是安茜在宫中凄苦生活中仅存的慰藉,但当他得知安茜与孔武定情之后,他变得自私了起来,想要把安茜留在宫中,原因很简单,不是他变坏了,黑化了,而是作为一个太监,他身体残缺,内心本就有着缺口,他需要陪伴,也就见不得别人美满。

在《金枝欲孽》里,没有无来由的黑化与洗白,有的只是一个个人身处大酱缸之中主动或被动的成长与对抗罢了。

《金枝欲孽》不但把人物拍得真切,更拍出了强烈的时代感。

它不是历史正剧,但作为一部 " 胡编乱编 ",它却有着比太多历史正剧还要强的历史感。

当《金枝欲孽》拍出了人在宫中不如乌鸦的荒诞现实时,这部剧就已经超脱了大多数宫斗剧,变得有了灵魂。

不同于大多数将宫斗背景设置在太平盛世的剧集,这部剧把时代背景放在了嘉庆年间,虽然嘉庆紧接乾隆,清朝还未到大厦将倾的时候,虽有内忧尚无外患,但各地的叛乱已经让这个国家千疮百孔,海外各国产生了巨大变化,古老的东方大国却一无所知,腐朽的制度已经走到了崩坏的边缘。

剧中,第一集一开始,就有天理教造反作乱的桥段,而这些人作乱,不是为了争当皇帝老儿,只是为了混口饭吃罢了。

在一个老百姓吃不饱饭的年代展现上位者的宫斗,悲凉感就更强了。

就像科恩兄弟的那些反类型电影会永远名垂影史一样,《金枝欲孽》这样一部反宫斗的宫斗剧,不可复制,也永远都会作为华语剧经典存在。

回到今时今日,当我们再看《金枝欲孽》,才会意识到,如今的剧集,缺少的岂止是好演技和好剧情啊,那些更重要的东西,被丢掉了甚至都没人发现。

END

编辑 / 塔吊红茶

商务 / 阿乐(微信:pachongsw1)

最新文章